古月之冥

李东海情话集65句

旧城晚歌:

我真的头掉


宇治青山:



留着自己定期嗑糖用...不知道为啥是65句,收着收着就停不下来了,再收下去我jin滴要被甜死orz








1. 你要是个好哥哥才行,多多给我买礼物,多多请我吃饭,一定要珍惜我,不然我就讨厌你了。




2. 我觉得你的第三根肩胛骨很好,因为我在你洗澡的时候看过。




3. 能跟银赫结婚会很幸福的。




4. 我喜欢银赫慌张的样子,太喜欢了。




5. 放弃巴塞罗那加入SJ,是为了与他相遇。




6. 他本来就是很有趣的人不是吗?还那么懂事。




7. 大家,他长得真的很帅吧?




8. 我去过世界上很多地方,看过很多电影,但我还是觉得你最帅。




9. 跟银赫相差两天退伍,感觉就像小说翻不到最后一页一样郁闷。




10. 利用我最后一次休假去接他退伍,因为很想他,很想见他,所以就去了。




11. 银赫是我的指路明灯,没有太阳那么大,小小的,每次告诉我该怎么做,就照亮四五米的路。




12. 虽然很害羞,但银赫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存在,他有可能会搞笑地回答这个问题,但我是很认真的。




13. 他最帅气的样子,是每次洗完澡光着身子走出来的时候。




14. 我们来玩个游戏,大家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都压上来,我压银赫。




15. 如果未来我的孩子长得像你就好了,不像也没有关系,那样想着就很开心了。




16. 二十年后,银赫还会在我身边吗?




17. 因为有银赫所以我很幸福。




18. (赫哭的时候)你想要说什么?我来帮你说好了。




19. 我把我做的饭团命名为初恋饭团,吃了的人就是我的初恋。(然后把饭团给了赫)




20. 赫:和我最合不来的成员是谁?




海:我。我希望关于你的所有答案都是我。




21. 银赫xi想要成为在石前辈那样的人,而我想成为站在他身边的人。




22. 你过生日,肯定要喝我煮的海带汤啊!




23. 我刚刚从日山一路跑过来,下一棒是你。




24. 海:你为什么要办生日会?




赫:年纪大了比较容易寂寞




海:我不是在你身边吗?




25. DJ:对东海来说银赫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东海:米饭一样的存在,每天不吃饭是不行的,每天不见他也是不行的。




26. DJ:选这首歌的理由说一下吧




东海:希望银赫能一直像现在这样把你的积极能量传递给别人,而且我和银赫一起走过了16年,今后也想要一起做很多事情,就算有时候会觉得不能继续幸福的人生,也希望能听着这首歌在疲惫的时候暂时休息一下,以后还要一起走下去。希望我们都能幸福所以选了这首歌给他。




27. (抱着冰箱)这是我给你买的呀!你跟大家都说了嘛~




28. 你家就是我家!




29. You are the best! My friend!




30. 记者:东海自己觉得自己最有魅力的地方是什么呢?




海:(大型跑题现场)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很美妙,总是很在意地一直看着他。就是越是了解越像女粉丝一样喜欢的感觉,我们周围的人也都会这样喜欢上,银赫就是有这样不可思议的魅力持有者。




31. (赫在演唱会上哭了)海:别哭啦!再哭就变丑了!




32. 我们以后也会为了越来越像而努力的!




33. 赫:如果搬家了想和哪个成员住的最近?




海:大概…是你吧。




34. 饭:欧巴真的知道赫宰欧巴家的密码吗?




海:嗯呐~那不是我们的家吗?




35. 如果有人对赫宰做了不好的事,我会和对方战斗到底><




36. Q:向赫圣诞老人请求一下礼物




海:每天早上给我送咖啡吧!><




37. 给银赫的message嘛?我们之间说这些真的很害羞,我们从小就是一直一起唱歌的关系…粉丝们也都知道的吧,银赫rap的时候,唱歌的时候样子非常帅^^




38. 银赫的优点就是有很大方的性格,特别是常常对我很大方。从前他曾经把自己的大衣给了一个不知道天气寒冷的人,自己还冷得边发抖边回家去。




39. 每天吃一个苹果是我的重要日常活动。这么重要的苹果我还分了一半给他,你明白我是多么替银赫着想嘛?^^




40. 我最喜欢和你在一起。




41. 我过生日的时候,成员们都忘了回到宿舍 也没有蛋糕。第二天给银赫发了短信说:我现在在汉江,在汉江的马路上躺着,你要不要过来一下




42. 这是银赫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冰箱),我说了想要以后他就买给我了,他一直都很小气不会买礼物给别人,那一天我觉得他特别帅><




43. (海突然跑去用赫的话筒)




赫:你不是有话筒嘛干嘛用我的?




海:我不想和你分开嘛,想见你,你可爱嘛~




44. 赫:等下演出结束我会回房间休息,有点儿孤单




海:可是我也会在那里呀~




45. 我想要银赫的心,可是他不给我。




46. 特:来说说小时候最崇拜的歌手吧,东海喜欢的歌手呢,跟大家说说看吧。




海:是银赫……SRD(赫秀&朋友在小学时组的组合)




47. (KTR)敏:东海有听我们的节目吧?




海:当然了,我让经纪人特地把10-12点的时间给空出来,听广播。




48. 卡车 租借之后 想去兜兜风 与你




49. (赫入伍当天发ins)我爱的 我的朋友赫啊 虽然我们身处异地 我们的心也要一直在一起啊^^ 我在远方会一直支持你为你加油 会祈祷你不要受伤 要健康 快点再见吧^^ 爱你啊 我的朋友 赫啊




50. (赫入伍当天留言赫ins)我爱你 我的朋友!有ELF在 你不会孤单!




51. Q:SJ D&E以后有什么目标?海:反正以后也想和银赫一直一起小分队活动下去。人生的一半已经和银赫一起度过了,以后的人生也想这样过。(笑)




52. 日本巡演的时候我们一块儿住,我看他赤脚走路,看到他的脚趾啊,真的很好看啊。




53. 昨天银赫xi的KTR,我在转换频道的时候不小心听了0.7秒。




54. 我啊,即使重生也还是会爱你。




55. 赫:我们的答案一样呢




海:一样就一样呗,反正一半的人生都是一起过的。




56. 我受伤了,你就一点都不关心嘛?,,Ծ‸Ծ,,




57. Q: 银赫的手机屏幕是什么?




海:我!




58. KTR 赫:实际上我们东海回了木浦过年,很久没回去了。我们东海给我打电话说:“我在木浦,在KTR多说说我。”还说“我现在很孤单,你和我说说话,就这一次。”




59. 海:我们不是约好了吗!




赫:没有我不是也行嘛。




海:不是今天说了要做我的狗狗吗?为了我成为狗狗的银赫,可爱的只属于我的狗狗^^




60. Q: 对方的优点?




海:跳舞帅,不耐烦也保持笑容,请我吃饭,给我衣服穿,什么都听我的~




61. Q: 东海哥哥你去伦敦为什么银赫哥哥也去呀,哥哥自己一个人去不行吗?




海:他太可怜了,我得带上他,没有我他什么也做不了~




62. 旭:东海xi现在在干嘛呢?




海:我和长得丑的在一起。




旭:和银赫在一起?




海:对啊。




旭:什么啊!




海:我下楼吃草莓,他正好在啊。




旭:换银赫xi接电话吧。




海:现在长得太丑了,不行。




旭:不就是声音嘛。




海:声音也丑。




63. 海:球要是没扔到二楼,你就穿性感内衣吧。




赫:你怎么说这种话!我要怎么穿啊!




海:我买给你啊。




64. 海:医院那边怎么说?




赫:说我压力很大啊。




海:又…怎么又这样啊…( ∙̆ .̯ ∙̆ )




赫:真的,真的说我压力很大。




海:知道啦。那你今天就好好休息,不要勉强。,,Ծ‸Ծ,,




65. 银赫啊,初中二年级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想过要和你两人组合,也想过要和你一起成为super junior出道…比起“喜欢”,“爱”这样的形容才更加合适…爱你,我爱你,我真的爱你,我爱你…现在来短信了…我爱你…希望这是你发来的短信,我爱你…












===maybe tbc吧===






lofter可以代替微博么🏄🏄🏄🏄微博TM广告太多了!!!

赫海 《不渡》 12

Agony:

不渡

 

CP:赫海   现实向   HE

暗恋,前期一方单箭头(实际双箭头)

注意:微量允在提及极微量希澈相关CP提及,现实向中会有相关角色其他恋情的提及,注意避雷。同人即AU,为了剧情推进,与现实不符的情节和人物轻微OOC难以避免,望海涵,欢迎指正。

 

选了个最老套也是最常写的梗。这是第一次写赫海,入坑时间不长,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好功课没补好也欢迎大家帮助我提出修改意见。写文会带着创作者自己的情感因素,所以如果这篇文里的两个人有什么不足的地方也都是我塑造人物的锅(例如我爱写攻迟钝一点显得渣并不代表李总真的渣),希望大家多多谅解。

(主线是小八回归,会穿插很多过去的倒叙,但是倒叙没有固定的时间线,如果时间点重要会写明是哪一年)

   (我确定这是赫海中心,绝对HE,但难免会带一些其他角色,甚至是主角曾经的其他感情线出场,谨慎阅读)

十二

 

李东海的周末过得很是充实,不仅去参加了朋友的生日,还回到老家见到了一些儿时玩伴,妈妈又心疼他给做了不少好吃的,难得的休闲时光。到了周天中午,他才开始帮着妈妈收拾东西准备一起回首尔。

东海给妈妈在首尔买了房子,但妈妈似乎更愿意跟哥哥一起住,李东海平时工作忙,一个月也不见得能见上一面。到了哥哥家,妈妈还拉着李东海千叮万嘱,回归在即,李东海比刚退伍的时候瘦了不少,看得妈妈一阵心疼。

“所以是跟赫宰闹脾气了吗?东海呀,好好照顾自己,后面的一段时间会很辛苦吧,你和赫宰两个人要多照顾自己和对方啊,”妈妈捧着东海的脸,“你也要懂事一些不要让大家都很忙,我们东海以后都要越来越好。”

 有时候李东海总觉得妈妈的话没说完。那个时候李赫宰考上驾照,开车带他回木浦,妈妈在他开开心心准备回家的时候也这样捧着他的脸,跟他说以后“以后不要老是给赫宰添麻烦”;他在服役的时候生病住院,李赫宰请假来看他,离开后妈妈坐在病床前给他递苹果,也不看他,只是用低落的语气说“赫宰这么体贴以后肯定会对妻子很好的,你可不要一直给人家添麻烦”。

李东海并不是真的听不懂,只是那个时候他满脑子只有那个人,再多的暗示和善意提醒也只是充耳不闻。现在回过头看,他以为他心中那个甜美的小秘密,实际上却已经成了身边众人眼中的闹剧。

一场完全只有一个人参与的感情,跟爱情没有一点关系,相反的,他自以为是的讨好和深情只是不断地在加重对方的负担。李赫宰曾经无数次在采访中提及过未来生活的畅想,哪怕细节不尽相同,关于另一半和家庭的构想中,也不会有李东海的位置。

他在镜头前也一样会畅想家庭,说着要多少个孩子,另一半的条件该如何如何。这些也许真的曾是年轻的李东海对生活的幻想,所以他不敢去猜测李赫宰的话究竟几分真几分假。

哪怕他将整个灵魂都系在身边那人身上,他也不敢将自己心底的话真的摊在聚光灯下。他好像突然就懂了那人这些年说不出的话。

他能给李赫宰的也只有这样廉价且无用的,自以为是的深情了,无论李赫宰未来会收获怎样的爱情,都该是美好的,而不是一段沉重又得不到祝福的关系。

 

 

从哥哥那里回来的一路上李东海有些心不在焉。哥哥问他是不是跟赫宰闹了矛盾,赫宰给他打电话问他到底去了哪个朋友那里。“我以为你什么都会跟他说呢,你在偷偷生气吗?” “也没必要什么事情都说啊,他知道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吗?”

李东华吃惊地看着面色如常的李东海,等了大半天他确定李东海真的不是在用演技骗自己这个亲哥哥的时候,也只能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我们东海是真的长大了”。

这句话他这段时间听了太多次,每听一次他就更想揪一揪过去那个自己的耳朵,呀李东海,快一点长大吧,不要让大家等太久。

可惜那个李东海永远都是蛮不讲理的,那个李东海也毫不犹豫地哭喊回来,为什么要长大,我讨厌长大。

 

他得好好休息,明天就要开始主打歌的舞蹈排练了,还在电梯里的李东海就已经掏出手机开始给第二天设置闹钟了。除了在警察厅,这几年的李东海已经离早睡早起的良好生活习惯越来越远。以前他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和毅力早起去叫李赫宰起床来的?

一进门就看见门口多了一双拖鞋,怎么会多一双拖鞋?带着疑惑往里走,就看到睡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李赫宰。李东海刚要脱口而出“你怎么在我家?怎么进来的?”,又想起来那天是自己拉着那人的手录的指纹又确认密码的,嘴张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话。

“晚上吃东西了吗?”李东海和躺在沙发上穿着睡衣光着脚一副散漫不堪的那人对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不那么尴尬的开场白,李赫宰摇摇头,李东海转身就进了厨房,熟练地从冰箱里开始寻找可以做饭的食材。

李赫宰有些紧张,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登堂入室对李东海来说会不会太过分,心里却有个声音在替他辩解和加油:“原来你和李东海不都是这样吗?他不也直接睡在你床上吗?”

周末这两天,他到了晚上就在家里坐立不安。他不确定李东海会什么时候回来,是当天来回还是要在朋友家住一天。他拿起手机想要给李东海打电话,却又始终没办法按下拨出。

这太唐突了,这不是他应该做的,可他对于他和李东海中间突然出现的这段空白是在太过于在意,他甚至有些嫉妒那个全罗道的朋友,那么轻易地就获取了李东海的信任,而他当年向同样稚嫩的李东海要个电话都紧张了半天,还要担心会不会吓着那个乡下来的小子。

 

周六的傍晚他扑了个空,李东海家里没人,他茫然地在家里转了几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他打开电视在沙发上躺着,也许再过一会儿李东海就会回来,可等到深夜也没有等到房子的主人。

他在究竟要在李东海家借宿一晚还是搭电梯回自己家犹豫了半天,最后壮着胆子进了李东海的卧室。李东海家构造和他不同,卧室是落地窗,视线很好,是李东海会喜欢的,他几乎都能想象李东海拿着相机站在落地窗前寻找不同的角度,嘴里一边念叨着“大发”一边拍着只有李赫宰才会嫌弃的照片。

他其实一点也不嫌弃,李东海放在网上的那些照片他都有认真存下来,偶尔睡不着的时候他会查看着手机里的照片,有些是每次换手机都会细心转存下来的老照片,他偷拍的李东海,和他合照的李东海,还有后来两人愈发熟练配合的“赫海”CP合照,他偷偷把李东海发过的照片分类存好,查看的时候他还能想着那个时候的李东海在想什么。

他躺在李东海的床上,跟做梦一样。他有多久没跟李东海一起睡过?像这样光明正大睡在李东海床上又是多久以前的事?好像实在是太久远他都想不起来了,李赫宰翻身将脸埋在枕头上深吸一口气。

李东海的味道。李东海明明不怎么爱吃甜食,却喜欢甜甜的味道。以前哥哥们笑他沐浴露洗发水香得像个小姑娘,坐在他旁边的李赫宰就会无辜受到牵连,有时是把买洗发水的元凶说成李赫宰,有时候是承受李东海因为害羞而格外慌乱的拳打脚踢。

可他喜欢李东海的味道,李东海长得就像蜜糖,像草莓牛奶,那闻起来是甜的自然也是理所应当的。后来李东海开始用香水,他便怂恿李东海抛弃那些“没什么新意的木头味”,用花样百出的甜香让李东海乐此不疲,甚至还成了后者收集香水的帮凶。

幸好那人长大了,味道也还是原来那般香甜,他还能找个理由勉强说服自己李东海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他没想到他能在李东海的床上那么快入睡,没有工作便没有闹钟的早晨,他甚至睡到了11点。所以李东海老是迟到,他的床真的有魔力呢,李赫宰毫不犹豫地给自己失效的生物钟找好了借口。

一夜过去房东也并没有出现,李赫宰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匆忙收拾好床铺离开了李东海家。而到了傍晚,他又不由自主地晃荡到了李东海家门口,敲门,家里还是没人。他又打开电视躺在沙发上,心里更加嫉妒那个让李东海整个周末都不回家的朋友。

李东海这边做了份咖喱饭端到了李赫宰面前,然后自己拿出苹果和两盒草莓,就着牛奶开始往嘴里塞。“我们东海现在真的很会做饭”李赫宰原本该是欣慰的话硬是说出了一股酸味。

他以前知道李东海会做饭,会煮面,那个时候他几乎是李东海所有烹饪实验失败的善后人员,负责埋头苦吃,然后望着李东海期待的眼神夸他有进步。这样美味的咖喱饭一看就不是第一次做,他却是第一次吃。他甚至开始想象那个全罗道的臭小子是不是第一个吃到李东海做的咖喱饭的人,真是让人不想介意都不行。

李东海和他中间的空隙越来越大。他以为他对李东海无所不知,那个人恨不得将自己出生后的每一个细节都告诉他,那是奖赏他得到李东海最亲密的信任的特权。可是现在他们中间出现了大段大段的空白,他不仅没能填补,还眼睁睁看着这些空白一点点扩张。

 

李东海看他表情不佳,以为是光吃饭有些干,又起身去倒了一杯牛奶,拿了些泡菜回来,“最近还在控制体重吗?可是最近瘦太多了这样不好。” “什么呀,我只是在哥哥家吃了太多,吃不下饭了,草莓要吗?分你几个?”

“那我们东海有好好吃饭就很好了,”李赫宰终于结束了这些醋意和关心,开始一门心思享受美食。吃完之后李赫宰主动收拾了桌子,无比自然地开始洗碗洗锅。

“怎么会来我家呢?是有事来找我吗?”李东海抱着手站在李赫宰背后,李赫宰穿着背心洗锅的背影都让他不由自主想要贪心地多看一会儿,可他还不忘控制自己的情绪,让两人之间的所有对话听上去都像是正常朋友该有的分寸。

“不小心按错了楼层,就想说顺便过来看看你,”李赫宰在心里唾弃着自己的撒谎技术,“你的沙发和.......沙发太软了,睡起来会不会对腰不太好?”

“我自己在家为什么要睡沙发?”李东海十分不解李赫宰这一番话究竟要表达什么意思,听到李赫宰说对腰不好又自然过渡成了担忧,“你是刚刚腰不舒服吗?”

两个人闲聊到凌晨,李东海也没有让李赫宰留下来,这让李赫宰有些失望,只好安慰自己不必急于一时。李东海眼看着早睡计划泡汤,只能认命地洗漱准备再去床上酝酿睡意。而当他躺在床上的时候,一整天奔波下来满满困意仿佛突然消失了一样。

他将头埋在两个枕头之间反复确认,又回想到比自己离开前整洁不少的床。

 

呀,李赫宰真是一个坏家伙。

 

    ——TBC——

(我果然只有晚上才写得出来东西_(:з」∠)_)

(一盒崽突然痴汉,移动嘿不知所措)

(我,甜文博主,点心心,留言,快点)